受贿3亿国企高管的霸道:不听指挥就向纪委举报

受贿3亿国企高管的霸道:不听指挥就向纪委举报

受贿3亿国企高管的霸道:不听指挥就向纪委举报

  21日,黑龙江龙煤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物资供应分公司负责人、原副总经理于铁义受贿案公开宣判。该案中于铁义受贿金额超过3亿元,犯罪时间持续数年,案情触目惊心。有关专家表示,此案暴露了部分国企对干部监管不力,更折射出从严治党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据报道,于铁义的作风霸道,什么事都要说了算。知情人士透露,于铁义常以匿名举报的方式搞倒敢于挑战他权威的人。“只要和他有竞争关系,或者不听他指挥,他就给中纪委或者黑龙江省纪委写举报信。”

于铁义在交待问题时痛哭。《四风之害》专题片截图
于铁义在交待问题时痛哭。《四风之害》专题片截图

  又一名被判终身监禁的国家工作人员

  龙煤集团是黑龙江省属企业,也是东北地区最大的煤企。案发前,于铁义曾任黑龙江龙煤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物资供应分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副书记等。

  “新华视点”记者在黑龙江省林业中级法院了解到,法院认定,于铁义利用手中的职权,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306809764.09元。于铁义因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法院同时决定,在于铁义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据了解,于铁义成为继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后,又一名被判终身监禁的国家工作人员。

  据记者从法院了解,于铁义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索取、收受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而且,其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论罪应当判处死刑。但于铁义如实供述办案机关已掌握的部分受贿事实,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贿事实,检举揭发他人犯罪,具有立功表现,认罪悔罪,积极退赃,其亲友亦积极代其退缴赃款,受贿财物已基本缴回,故未判其死刑。
龙煤集团高管受贿超3亿:行事霸道,不听指挥就向纪委举报
  
龙煤集团高管受贿超3亿:行事霸道,不听指挥就向纪委举报
  
于铁义收藏的高档轿车。
于铁义收藏的高档轿车。
掌握企业所有物资采购权,“斗地主”输赢动辄几十万元

  据内部人士介绍,于铁义所在的物资供应分公司是龙煤集团“油水”最大的部门,不少人“削尖”脑袋想钻进去。“小到矿灯、矿帽,大到矿山设备,都需要物资供应公司同意才能送到井口,集团双鸭山、鹤岗、七台河、鸡西等四个矿业公司的所有物资采购权都集中在这里,很多供应商都跟于铁义有撇不清的关系。”一位知情人士说。

  据了解,于铁义曾任鹤岗南山选煤厂厂长,后调到七台河,再调至龙煤集团物资供应分公司任负责人。

  于铁义在物资供应分公司工作期间,煤炭行情尚好。当时,于铁义年薪30多万元,在当地已属高薪阶层,但他仍不满足。于铁义负责物资供应分公司全面工作后,经手大量物资,大权在握,身边聚拢起大量的物资供应商。

  据记者调查,于铁义的贪腐手段多种多样,通过增加订单和采购数量、提高采购价格、及时支付货款等为供应商提供“帮助”,以收取销售产品代理费、咨询费、购买车辆、投资入股等方式索取、收受供货商财物。

于铁义家中查出的世界名表和珠宝首饰。
龙煤集团高管受贿超3亿:行事霸道,不听指挥就向纪委举报
龙煤集团高管受贿超3亿:行事霸道,不听指挥就向纪委举报
龙煤集团高管受贿超3亿:行事霸道,不听指挥就向纪委举报
于铁义家中查出的世界名表和珠宝首饰。

  “不给他送钱,价格上不去,货款要不回,有的供应商也是没有办法,他手太黑。”一位知情人士说。

  于铁义喜欢打牌,他经常召集供应商陪他玩斗地主,只要他想玩,供应商们无论在哪里,必须随叫随到,每次输赢动辄几十万元。

  知情人士介绍,于铁义有几十辆豪车,包括价值四五百万元的宾利和上千万元的劳斯莱斯。于铁义家中有几十块世界名表,珠宝首饰更是成堆成串、琳琅满目。于铁义的房产多到自己都记不清在什么地方,到底有多少。他在三亚、大连、青岛等地拥有房产数十套,很多从来都没去过。钱来得容易,花得也“大气”。于铁义的女儿曾去辽宁抚顺买玉,出手就是几百万元。

  业内人士介绍,因于铁义的贪腐行为,给企业造成的损失难以估量。“比如,通过提高采购价格,他收了巨额的好处费,回报给供应商的利益也必然是几倍、甚至十几倍,受损的必然是企业。”业内人士说。

  常住总统套房办公,不听指挥的就向纪委举报

  据内部人士透露,于铁义不仅涉案金额触目惊心,其骄纵跋扈也令人瞠目。他常年不在本单位上班,花公款在北京五星级酒店包下总统套房,遥控指挥工作,有些会议甚至召集下属到北京总统套房去开。
于铁义所包的总统套房。
于铁义所包的总统套房。

  于铁义的作风霸道,什么事都要说了算。据知情人士讲,于铁义常以匿名举报的方式搞倒敢于挑战他权威的人。“只要和他有竞争关系,或者不听他指挥,他就给中纪委或者黑龙江省纪委写举报信。”

  据了解,针对于铁义长期不在工作岗位等问题,群众反应很大,曾有上级主管领导过问,要求他回单位谈话。于铁义想办法将这名领导找到北京,组织饭局,并找来中央部委某些工作人员,以显示自己的“后台硬”。后来,其长期离岗的事情不了了之。

  专家认为,此案折射出部分国有企业领导干部监管失控的问题。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说,一方面国企面临极大困难,一方面一个分公司领导竟然受贿3亿元,这样的对比让人触目惊心。“国有企业自身有很大垄断性,同时以市场方式运作,管理灰色地带多。应对企业高管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监管和评价体系。”汪玉凯说。

  清华大学党委委员、公共管理学院党委书记过勇认为,监督不到位是导致该案持续时间长、受贿数额大的一个重要原因。通过从严治党加大监管力度对国企十分重要,对于腐败高发的行业尤其要加强党的监督,发现问题苗头一定要及时纠正,避免国有资产受到腐败分子的侵蚀。